网站首页 > 综合 > 正文

「庆祝新中国70华诞」上海市工人文化宫:这里一直都是“工人的

2019-10-21 21:57:15来 源:乾佑资讯      评论:0 点击:1426

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人文化宫的选址。

20世纪80年代上海工人文化宫的选址。

2019年9月20日,上海工人文化宫就位。

上海工人文化宫多年来举办的各种活动吸引了工人们的热情参与。

上海工人文化宫多年来举办的各种活动吸引了工人们的热情参与。

上海工人文化宫多年来举办的各种活动吸引了工人们的热情参与。

上海工人文化宫多年来举办的各种活动吸引了工人们的热情参与。

70年前,随着新中国的成立,位于上海西藏中路120号的前东方酒店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。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国庆节,这个从前的地方,上海的名人和政要变成了上海工人文化宫。从那以后,它向工人敞开了大门,成为“工人的学校和天堂”

在缺乏精神文化的岁月里,这是员工心中的“灯塔”和“圣地”。在当前的改革开放时代,我们坚持不懈,不忘为员工的第一颗心服务。在新时代,这个地方已经完成了回归,并在创新中再次出发。在过去的70年里,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工人文化宫坚持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在新的时代写下了新的传奇...

上海西藏中路120号,一座欧洲新古典风格的建筑就像一艘远航的巨轮。两边的高层建筑就像这艘巨轮激起的巨浪——以此为中心,半径5公里,是上海100年来最繁荣、人口最稠密的地区。

这座建于1929年的旧建筑是上海东方宾馆的旧址。解放前,上海的霓虹灯滋养了“冒险家的天堂”。新中国成立后,它成为上海工人文化宫,昔日名人显贵的游乐场成为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。

因此,上海已经从东亚的“十里洋场”发展成为今天的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和科技创新中心,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现代社会主义国际大都市。黄浦江两岸的工人阶级摆脱了旧中国的剥削和压迫的命运,成为这座建筑的主角、国家的主人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。

所有这些,这栋楼都是见证人。这里可以追溯到一百年的动荡历史。这里可以看到七十年的辉煌梦想。

“上海工人阶级的一大乐事”

1949年5月27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了上海。第二天,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。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人民政府对旧社会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改造,有摧毁和毁灭的趋势。与此同时,工人阶级成了国家的主人。

然而,解放前,工人阶级社会地位低下,生活贫困。很少有人有机会接受文化教育。数据显示,解放初期,上海的职工总数为93.7万人,其中75%是半文盲,总数超过70万人。

1950年6月1日,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会议发布了《关于发展职工兼职教育的指示》,要求以工厂企业职工为主要对象,以扫盲教育为主要内容,开展扫盲文化运动。

在此背景下,上海通过为员工娱乐筹集资金收购了东方酒店,并将其改造为上海工人文化宫,这是上海总工会直属的一家文化机构。

历史的细节在有关各方的记忆中清晰可见。1950年9月30日是上海工人文化宫成立的日子。前上海总工会副主席李佳琪在2000年的一篇题为“50年前的那一天”的文章中写道:当天上午8点,由四大总工会酒类和蔬菜分会组成的40人火炬队伍高举火炬,浩浩荡荡地从新世界金谷酒店出发,经南京西路、黄陂北路折入西藏中路, 延安东路与伟大的世界,到达文化宫门口,点燃火盆,象征胜利之火。

文化宫前,红旗飘扬,锣鼓齐鸣,祝贺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上午9点,时任上海总工会主席的刘长生致开幕词。他说:“上海工人渴望已久的文化宫终于在今天国庆节前夕开放了。这是上海工人阶级的一大乐事。工人阶级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几十年的斗争才走到今天的。”

上海第一任市长陈毅在开幕式上热烈祝贺上海工人。他代表中共上海市委和市人民政府,向文化宫赠送了一块匾,上面写着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。

据上海工人文化宫第一任主任李祖良介绍,这面牌匾由两名解放军士兵携带,长2.5米,宽0.6米。碑文被小心地雕刻在一块结实的木头上,大小适合文化宫大厅的门楣。

许多年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十年浩劫之后,全国各地的文化宫和俱乐部恢复了活动。中华全国总工会认为陈毅的碑文最能概括工人文化宫的方向。1983年7月,这一方向在第三届全国工人文化宫俱乐部会议上明确提出,呼吁全国所有工人文化宫和俱乐部成为“工人的学校和公园”。

上海的文化地标

1950年10月1日,新中国成立一周年,上海工人文化宫向全市所有工人开放。从那以后,它已经成为上海的文化地标,延续了几十年。这座建筑像一块磁铁,吸引着各行各业的工人前来休闲、娱乐和学习。它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工人的学校和天堂”。

早些时候,东方酒店有餐厅、舞厅和台球。楼下的东方书展有400个座位,冬天和夏天都用皮革垫着。这是上海上个世纪最大的书展。工人文化宫建成后,将有上海工人图书馆、上海工人体育历史展览馆和棋牌室、乒乓球室、健身房、小剧场等娱乐设施。

太阳和月亮变成了新的一天。

一段录像记录了文化宫建立之初的场景——“工人文化宫经常邀请上海的老工人介绍老上海的历史。生动的解释和鲜明的对比使年轻工人接受了深刻的教育。阅览室里有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和毛主席的书,以及各种技术书籍和杂志。文化宫还为工人们安排了各种文化和体育活动。"

乒乓球是文化宫最受欢迎的项目。桌子位于二楼,大多数玩家占据了半层。晚上9点关门时,每个人仍然不愿意离开。后来,时任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的许银生(Xu Yinsheng)当时就在这里英勇奋战,成为国际乒乓球舞台上的一名伟大选手。

解放后的日子里,工人们白天工作热情,晚上涌入工人文化宫学习放松。上海工人文化宫开业后的四天内接待了5万多名工人,六个月内有近50万人跨过了大门。

事实上,早在1950年4月30日,上海西部的工人俱乐部就在市工人文化宫之前开业了。当时,工人代表石小梅开了这家俱乐部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上海工人文化宫、工人文化宫和沪东、沪西、湖南、湖北等区县的工人俱乐部共同组成了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。

蓬勃的文化研究很快改变了上海工人阶级的面貌。据1956年10月5日上海《劳动日报》报道,当时有25万工人扫除了文盲,占解放初期上海文盲和半文盲工人的近40%。

《雷雨》开启了新的舞台

上海工人文化宫未能幸免于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灾难。1966年底,文化宫关闭,陈毅送来的牌匾曾经藏在文化宫木匠房的地板下。1973年1月,文化宫重新开放。许多受益于文化宫的人说,在20世纪70年代的那些夜晚,西藏中路的上海工人文化宫是一座灯塔。

1971年,上海热处理厂的年轻工人宗福贤写了一部36万字的小说《政策》,反映了他的工厂生活。读完小说后,作家茹志娟鼓励他说:"你可以试试这条路。"

当时,上海没有写作培训班。当宗福贤别无选择只能学习时,他得知上海工人文化宫的“业余戏剧创作班”正在招生。宗福贤通过“政策”问路,被学校录取。

进了学校后,宗福贤发现文化宫514室挤满了来自小剧团的学生。这部小戏是独幕剧。这些学生都是一线工作者。上课开始时,他们聚集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工厂和车间,包括北新泾的印染化工九厂、大杨浦的小照相馆和开轩路的上海热处理厂。

1978年夏天,宗福贤完成了他的第一部完整的戏剧《沉默中》。据传闻,这部当代戏剧越来越出名。11月7日,上海电视台向全国直播。11月16日,剧组赴北京演出,并为中央工作会议举行了一场特别演出。在过去的一个月左右,观众达到了60,000多人,来自全国各地的2,700多个剧团上演了这部戏剧。

作为“戏剧舞台上雷鸣般的声音”,俞静怡获得了前文化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的特别奖项。它和它所见证的历史时刻,就像一个分水岭,标志着一个新阶段的开始。

朱少华于1980年加入上海工人文化宫,此后一直在工作,他目睹了业余剧作家和戏剧爱好者在514房间里一个接一个地出现。其中,宗福贤、王田芸、何郭芙、贾宏远、马中骏等一批具有民族影响的剧作家相继出现。

1978年,改革开放开始。上海工人文化宫再次拥抱了时代的热情。写有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字样的横匾从地板下取出,高高悬挂。

1982年春节前夕,上海工人文化宫开始为工人申请借书许可。下午5点以后,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蜂拥而至,在大楼周围排了三次长队。到晚上9点文化宫关门时,仍有1000多人不愿离开。冬天和十二月中旬,工作人员打开剧院的门,让人们在剧院里休息。对于在工人文化宫工作了近40年的朱少华来说,这是一个难忘的场景。

整个20世纪80年代,文化宫不仅成立了各种利益集团,举办了各种活动,还经常深入工厂和企业,向一线工人发送慰问演出等精神食粮。

“在20世纪80年代,每个人都充满活力,努力工作。我们的员工非常喜欢我们的活动,我们也非常关心他们。每个人都想去职工那里,去职工的心中,成为名副其实的学校和天堂。”回首过去和现在,朱少华深受感动。

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又回来了

"后来,文化宫绕道而行."朱少华说。

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,上海人口开始从核心地区向外围地区扩散。1990年,上海黄浦、卢湾和静安核心区的总人口在第四次人口普查时为190万,到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,这一数字已降至121万。同时,在“城市繁荣昌盛,郊区经济实力强大”的倡导下,上海工业进一步向郊区扩展。

在此期间,浦东的发展和上海的发展加快了。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改变了上海的就业结构。“铁饭碗”不再是人们的唯一选择。城市白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农民工蜂拥而至。与此同时,电影院、ktv等各种市场化的文化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文化宫正在流失游客,上海工人文化宫逐渐从“全额资助”转变为“自筹资金”,面临着市场潮流下的生存压力。因此,文化宫开始“以商养人”和“以商养文化”。它出租前门,举办商业展览和酒店……在一段时间里,文化宫总面积中只有45%与员工的文化活动有关。有些人批评“文化宫里没有文化”。

“即便如此,皇宫为工作人员服务的目的并没有改变。在最困难的经济时期,我们还经常组织文艺队伍进入工厂、车间和建筑工地,坚持在五一期间举办文艺活动。”朱少华说。

特别是对于改革开放后涌入上海的大量农民工,工人文化宫张开双臂欢迎他们。工人文化宫的活动给他们单调的城市生活增添了一点色彩。

在争论中,工人文化宫逐渐开始回归。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这种回归开辟了一条快车道。

2014年3月21日,上海工人文化宫品牌项目“公益音乐”诞生。它关注员工的午餐和下班后的片段,开展各种轻松有趣的文化艺术培训和支持活动,为员工提供一个长期免费快乐学习的平台。员工可以提前使用微信轻松安排课程。

在最初的44分钟里,有464个名额被占用,在第二个6分钟里,有628个名额被占用,在第三个3分33秒里,有620个名额被占用…“公共福利和音乐研究”再现了文化宫的全盛时期。2014年,上海工人文化宫提出了“回归公益改革创新”的口号。文化宫“茉莉艺术团”下的每支队伍演出了100多场,市政宫的文化活动还给普通工人。

2016年9月,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布《关于加强和规范职工文化宫管理的意见(试行)》,加快职工文化宫公益性回归进程。该意见要求各级工会加强对职工文化宫的管理,突出公益性和服务性,加强主体文化服务业,更好地为基层和职工服务。

从“自给自足”到“全额资助”的转变解决了工人文化宫的忧虑。文化宫已经开始“回归公益,专注于主营业务”——摄影、沙画、肚皮舞、上海话、美容化妆、瑜伽...各种文化培训活动蓬勃发展。晚上下班后,工人文化宫的大门再次充满了“只进不出”。人们称赞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的回归。

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是一所具有100多年历史的综合性中医医院。今年6月19日,上海工人文化宫主办的“传统文化直通车”进入医院。结合当时最流行的垃圾分类话题,“直通车”活动设立了一个小游戏。只要参与者将“三文鱼”、“墨水纸”和“灯泡”等品牌放入相应的垃圾分类箱,他们就可以得分并收到相应的礼物。医生、护士、护理人员和其他医院工作人员玩得很开心。

“传统文化直通车”是上海总工会在过去两年中创造的上海工人文化的新品牌。迄今为止,它已先后进入建筑、公园、工厂、社区、学校、商场、港口等地。多次向卡车司机、快递员、保安等“八员”发送活动,为广大员工搭建丰富多彩的文化服务平台。

如今,上海工人文化宫的“走出去”活动正在传播时代的热度——从传统的企业车间到快递网点和建筑公园,从现场歌舞表演到现场网络直播,从国有企业员工到白领、卡车司机等“八大成员”。

在过去的70年里,上海工人文化宫经历了进入和服务工人的时间考验。

今年国庆节期间,上海工人文化宫将举办一系列专题展览,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。上海第一个工匠展厅也将于9月28日正式开幕。上海工人文化宫一楼大厅面向大门的墙上,根据陈毅送来的横匾写着“工人学校和天堂”的字样,迎接着下一代工人的到来。(记者邓樊棋、钱培建)

为你推荐

    72小时排行

    整站最新

    猜你喜欢